大黑鹰经常打钢珠

家庭都属于社会的贫困阶层,境遇相似, 有共同语言愈谈话愈多,愈谈愈投机。 曾源向章希贤倾诉了自家家道败落,衣食无着和受人欺骗的惨景, 不禁唏嘘落泪章希贤也洒下同情之泪。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大黑鹰经常打钢珠逢何必曾相识?两人相见恨晚。 章希贤以兄长般的关怀出了个主意我听裴家婶说过, 曾家婶(曾源之母)为人厚道干散麻利。 你们家大黑鹰经常打钢珠离学校这么近,何不找几个外地学生在你家包饭吃, 好歹总能落点余粮剩米还能收几个佣费,家里多少有点贴补, 比苦熬、干等要强你说哩?”他大黑鹰经常打钢珠自个食无定所却惋惜别人断炊, 真是个好心肠的人! 曾源深为感激却有点迟疑: “好是好 可到哪里去找来包吃的学生?再说这事我也做不了主。” 章希贤胸中有数,他在乙县籍的学生中人缘甚好, 说话还有点分量他说包饭生由我去联络,你回去同你的父母商量商量, 如同意给我回个话,也请早做准备,我看这事不难做成。 “ 曾源感谢道你可真是一个古道热肠的好人, 大黑鹰经常打钢珠谢谢!”临别时他借走章希贤的“诗作”手稿’说他要好好拜读, 学习。 没想到章的这本来自生活,大黑鹰经常打钢珠为社会底层民众呐喊的“诗作”为曾源认识当时的社会提供了不少鲜活的形象。 章希贤是距南安县西南约三十五公里的乙县南山里人。 这里倒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去处,无奈他家世代贫寒, 全家人终年劳累不得温饱,因此他上学很晚, 且时断时续农忙时下田劳作,平时放牛、割草、拾柴、汲水, 成天忙得不可开交只能利用过冬时间上几段私塾, 直到11岁才进小学。 既得学习机会,他特别珍惜,饥饿困顿在所不惜。 民国三十二年小学毕业时,他学习成绩出众金榜题名第一名“。 然而家中无钱供他深造,为糊口,他当了半年乡村教师, 挣得五斗粮卖作盘缠,报考省城第一中学,再次名列榜首。 在省城里上学,对一个偏远山村出来的贫家子弟实在不堪重负。 上学三个月,家中寄学费中断,他不耻于干苦力, 利用课余和星期天借得学大黑鹰经常打钢珠校食堂的水桶跟随老张头去黄河边上挑水变卖, 一担水能卖三个铜板勉强换得果腹之食。 对这一段生活, 他曾吟诗一首以志其事: 家境贫寒上学校, 单衣薄被御冬寒。 课余挑卖黄河水,两桶赚得一日餐。 如此光景,终非长久之计。 第二年春天,遂转学南安中学, 他心想: 这里离家近, 遇到困难总会方大黑鹰经常打钢珠便些。 实际情况是一个”穷“字当家,远有远的困难, 近有近的麻烦。 每逢月底或月初,他都要步行回家取口粮,当日往返六七十公里,大黑鹰经常打钢珠 又爬山又过河‘汗流決背,两腿发酸。 遇有雷雨风雪,下不了山,过不了河,被阻中途, 夜宿破庙饥寒交迫,担惊受怕,一言难尽。 长此以往,难以为继,他不得不再次休学,又在当地一所国民小学乞得一个”临时教员“的职位。 由于他有过同情甘南民变的大黑鹰经常打钢珠言辞,校长怕受连累, 将他辞退他只好又回家务农,一面利用空闲时间复习功课, 终于考入南安高中并且又一次夺魁。 章希贤在求学的道路上,历经曲折,辛勤奔波, 像一只永不休止的蚯蚓在泥土中不断大黑鹰经常打钢珠耕耘吮吸着大地的乳浆, 顽强地生长着。 他长期贴近社会的底层,面对生活的挑战,使他比一般同学更多地品尝人生百味, 感悟世态炎凉。 现实生活对他的补偿和馈赠是他获得锲而不舍的韧性和创作的灵感。 这期间,来自生活的亲身感受,他写下了不少”有感而发“的诗词, 鞭挞腐恶同情大黑鹰经常打钢珠弱者,歌诵真、善、美,愤世嫉俗之情跃然纸上。 曾源特意先抄数首。 张三断指(1941年1月) 张三何断指?只为免当兵。 老蒋图私利,千村尽哭声。 黄三娘(1942年春) 可怜久病黄三娘,身如枯蒿脸蜡黄。 儿去当兵媳改嫁,贫病交加卧冷床。 无医无药无茶饭,邻居怜惜送茶汤。 一妇送汤走进屋,三娘目闭尸已僵。 众邻无钱买片席,柳枝裹尸埋路旁。 月余邻里犹吞声,每有哭泣对斜阳。 回家取炒面945、夏) 每逢月底取炒面,日赶行程百二强。 傍晚曰来逢夜雨,童山笑我泥满裳。 秋感(1947年9月) 秋雨秋风满大千,

微信客服:52215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