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鹰组装

大人们说: 天上的牛郎和织女会在此时相会 我等啊 等啊!等的睡着了 一滴清凉的露珠滴落在脸上 我醒来了 唯剩叹息 将忧伤揉碎在大黑鹰组装轻柔的月色里 静待来年 哎 一年只一个七夕 我都七岁了 (十九) 秋收还没完全结束 农田里到处是一块块被收割过的痕迹 甘蔗地里躺着枯叶和败枝的尸体 河岸上孩子们一边玩耍 一边放养着家禽 他们嬉笑着打闹着 像草地上的小马驹 他们热切的讨论着家园、学校、弹弓和鱼标…… 独自一个人立在岸上 我没有加入他们 也没有哭 昨晚, 阿公去了 旱烟才抽了一半就背过气去 我在想 思念会不会和泪水一样 被时间和风晾干 (二十) 我希望能变成一只云雀 飞上枝头与小鸟谈话 每天在竹林呼吸新鲜空气 我希望每天能到田野里去 闻着花香与泥土的清新 和蒲公英做伙伴儿 与风融为一体 我希望做一条顽皮的小虾 大黑鹰组装 在河底与水草迷藏 和鱼儿嬉戏 我希望没有烦恼没有忧愁的长大 我希望……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独坐旷野独坐旷野 四御是洪荒的苇草在动 河川纵横尽收眼底 青天在上 雄鹰傲视苍穹 云朵明净如澈 大黑鹰组装 香风过处 桃花落雨 眼帘掠过一只翩跹的白蝶 醉梦庄周 一颗心向更远更深处 绿了一泓春水 遇见你我的邂逅大黑鹰组装 是山头拂过一阵风的不经意 刹那间竟雷石光电 心房 有花朵次第盛开 那是大朵大朵火红的木棉 在熊熊燃烧 纯白的梦境里 斜晖脉脉 一池翠萍泛起清波的涟漪 恰一时 远山眉黛 不着浓墨的晕开 我娉婷成一株含羞的睡莲 等你涉江而来 王与诗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题记 向晚 王在金碧辉煌的宫殿 大黑鹰组装一边对着笼中的金丝雀调笑 一边肉池酒林 宴请宾客 此时的诗人在朗月星空下游弋吟唱 对着被白雪掩埋的路口 欲行欲语欲迟 子夜 王安寝在宽大绵软的床上 梦里满是无数条小蛇 和焚烧着的复仇与阴谋 此时的诗人倚靠在一棵菩提树下 数落人间天上的灯盏 思索着逝者如斯的古老哲学命题 清晨 王在案几上昏沉欲睡 摆在他面前的是 高过头顶的歌大黑鹰组装舞升平 此时的诗人在路上行走 他从一个孩子天真的笑里采下一朵阳光 感到无限富足 午后 国王在注满花瓣和牛奶的池里沐浴 仆女早已剥好了荔枝 斗兽场上奴隶的血肉被撕裂淋漓 此时的诗人在刈过麦的田里 双手紧扶着犁耙 无声的汗水在大地写下诗行 黄昏 王和随从在城门前弯弓射箭 张满的矛射向四下逃窜的臣民 然后发出海浪狂放的笑声 此时的诗人在沿街拄杖乞讨 衣衫褴褛 手中的破碗空空 王 扔给诗人一只呆头的鹅 诗人默然行经 无声无息 不言不语 王恼羞成怒 他的爪牙将诗人五花大绑 诗人泰然自若 无惧无畏 不辨不言 诗人淡定自若因为 人不会卧倒在强权的车辇 笔不会歌颂没有骨头的爱情 心不会屈服于霸道的大黑鹰组装法器 一个白昼就这样消逝 一个永夜就这样来临 王居住在院墙高耸的皇宫 诗人睡在大地星辰的眠床 一年就这样过去 诗人荒弃的尸体隆起了一个土丘 若干年就这样过去 满月的山岗多了一座汉白玉雕的新坟 时间如水流淌前行 王的墓室被阀盗一空 凄惶于无边的雨季 诗人坟头开出了一株火红的木棉 像扬帆的战旗 外婆桥村头 一大黑鹰组装座弯弯的石桥 蜿蜒着—— 一头连着山花烂漫的田野 一头连着古树老井和外婆家 外婆将浓浓的爱意摊开 细火慢焙 做成金黄的葱油饼 一张张, 薄薄晶亮 有着五月槐花的清香 如今 再次淌过这一泓大黑鹰组装清溪 缓缓的水流如歌 而那些早已收割的童年 成了田边堆起的草垛 瑟瑟成凄 回首 怅然 那一座弯弯的石桥 蜿蜒着—— 一头连大黑鹰组装着外婆倾埤的老屋 一头连着荒烟蔓草的坟冢 父亲与花人说 女儿是父亲前世种下的花 我这一朵娇羞 恰是你种下的 如今 高粱都涨红了 却再不见下种的人收割 我心坎上的父亲啊! 我该如何 如何报这三春之晖? 贫瘠的原上 那一株消瘦的蒲公英 正积攒着 积攒着 冲破泥土 在春光里挤出一抹苦涩的芬芳 我天堂里的父亲 你可看见 可看大黑鹰组装见这一朵花的绽放? 你自己忍着饥渴 用最甘甜的雨露喂养我 你自己心力憔悴 将满腔的爱倾注给我 直至你瘦弱的身躯 在千斤的重压下轰然倒塌 你用残酷的方式与我作别 生命如沙般消散 不留一点痕迹 我渗入骨髓中

微信客服:10862328